雜記 – 10/3

最近寫了不少簡短的文章,礙於時間、學習深度的關係,其實很難寫出更有深度的文章。

以前在學校時,從來沒想過東西不夠學,永遠有學不完的東西。出社會還要能排時間學東西實屬不易。

對我來說,少了學習的回饋,大部分的時間給自己訂目標,然後用外在回饋刺激,這方式用太久了,對我依然有效,但很麻痹。

內在回饋我曾感受到幾次,但就只有幾次,這也能學習嗎?

孟耿如畫作 – 愛心便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