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記 – 9/16

今天情緒起伏,該決定的還未決定。搞清楚許多問題,但面對「選擇」,特別是有風險的選擇,跟2年前一樣焦慮。唯獨2年前更搞不清楚自己的真實,現在好多了,但對於目的及其後產生的影響,現在懂得思考了,但卻覺得風險太高。

有趣的是,這如果是在2年前,我也會說一樣的話,只是那時一定是未仔細思考的,也不會實踐執行。

至少自己真的比較懂自己了,稍稍感到欣慰,總算小有突破。我還要繼續用這種方式突破自己嗎?

之前拍的大湖公園的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