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記 – 9/8

之前我在信義商圈辦事情,原本規劃好下午三點要去畫廊參加講座活動,但因事耽擱,要乖乖坐捷運轉車過去肯定來不及。我匆忙的用Uber叫車要去講座會場。好不容易等到Uber司機且他已近在我的眼前,但因爲切車道或閃車的原因,他來不及靠邊,然後他又不想繞一大圈再來載我,所以就主動把我的叫車給取消……。

我在想應該是我對那邊的路不熟,不知道哪邊比較適合司機停車,索性換到另一條路,再重新叫車。當下我其實很心急,原本那台Uber如果有載我,我應該能順利在三點前抵達活動會場,但因為換了一條路再重新叫車的關係,我鐵定來不及準時到會場,內心有無數的草泥馬跑過去。但這時,不知為什麼,我頭腦突然有一個想法,奇怪,我去參加畫廊的講座活動是為了感到開心,但是我如果因為叫車延遲的問題而不開心,那我到底是為什麼去參加講座?

如果我因叫車延遲不開心,這份不愉快繼續保持著,到了會場之後,我一定還是會不開心。我原本參加講座的「最終」目的不就無法達成?! 所以我才意識到,如果一個人做一件事的目標是為了開心,那做事情的過程,也要能夠保持一定程度的「開心」,不然就會跟自己內心真正追求的東西隔著看不到的鴻溝。

誠品信義電梯內望向101